图片 1

原标题:2人行1人免单#“外服白领戏剧俱乐部”特惠购票

陶冶×段妮 | 身体与美学

摄影/范西

上月底,外服君已经隆重播报——

北京服装学院艺术设计学院

从2008年到2018年,陶身体剧场走过了十年,积累了八部以数字命名的作品,追求独立的舞蹈体系,走上国际大大小小艺术节的舞台。台湾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评价:“陶冶的作品是21世纪之舞,令人赞叹、引人思索。我梦想可以编出这样的舞作,同时知道自己办不到。”

图片 2

2018年10月26日

“陶身体”以一种很奇妙的“墙外香”的方式生存着,每年90%的演出都在国外,而舞团真正所希望的是将更多的精力拉回到国内的剧场。11月24日、25日,“陶身体”将登台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带来成立十周年的纪念演出。日前,“北青艺评”对话舞团创始人陶冶。

相信很多人都和外服君一样,

PM:2:00

北青艺评:下个月在天桥艺术中心的十周年纪念演出,为什么选择了《重3》和《9》这两部作品?

翘首以待“外服白领戏剧俱乐部”的精彩活动,

北京服装学院大礼堂

陶冶:这次演出做了将近两年的铺垫,才敢放在大剧场里,是近些年演出场地上的一次突破。《重3》是2008年舞团初创时创作的,《9》是2017年的最新作品。一头一尾两个作品能看到这十年之间我们走过的路径,仿佛打开一个关于身体运动探索的通道,这正是我们的创作观念。这两部作品同台合演还是第一次,观看的感受可能跟以前看我们的作品时很不一样,虽然所有数位系列的作品都可以搭配在一起演,但是这两部组合,冲撞性、对照力量会更强。

现在好戏上演啦!

陶身体剧场自2008年成立以来,就以其独特的美学语言,备受时尚界的青睐。他们曾5次接受Vogue杂志的专访,并力邀多位知名摄影师为其打造大片。2015年受邀与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的Y-3品牌进行合作,在巴黎时装周的舞台上演出舞团重要作品《6》。

《重3》是后面所有数位系列的源起,我们从身体的本初开始寻找,从中探索到了“圆运动体系”,这次复演就像是一次回望。《重3》是一个特别难的作品,比如说其中“棍子”一段,当初我们觉得段妮不跳就只能封箱了,不可能再传承给下一个舞者。但是这次我们找到了接班人,可以重新把它诠释好,并且编舞和最初的版本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妥协。

9月中下旬,中国大戏院将推出国际舞台备受瞩目的现代舞团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从“3”到“9”,其实是一个相互成全的过程,从我们3个人开始的舞团,到现在变成9个人。舞者成全了作品,作品也成全了舞者身体的可能性,这就是在舞蹈里的修行。

陶身体剧场(TAO Dance
Theater)的经典作品——《陶身体》系列之4、5

与山本耀司Y-3品牌合作

北青艺评:现代舞团生存不易,陶身体如何走过十年?面临的困难又是什么?

俱乐部也为特别为喜爱艺术的外服粉丝们争取了一份大礼包,

在陶身体剧场艺术总监陶冶看来,这一切都源自于舞蹈表达的本质与时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对于美的追求,还是对于身体的关注,都注定这两者会跨界繁衍出更具魅力的未知世界。

陶冶:我觉得我们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可以说是奇迹。首先我们建团是在2008年,那时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在这样一个契机下我们与世界展开对话,一下就得到了巨大关注。同时我们又遇到了对的人,比如一起创团的段妮当时已经拿到了绿卡,可她的梦想不是当一个外国人。另一位创团舞者王好也一样,她从体制里走出来,要做独立思考的实践者。这些人都是很难遇到却又被遇到了。此外,我们一路上都有贵人,不仅喜欢你,还都在拼尽全力地帮助你,所以说这不是奇迹吗?

——“2人行1人免单”专属特惠

2018年是陶身体剧场成立的第十年,在11月24/25日,他们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进行十周年纪念演出,其首部作品《重3》及最新作品《9》将一同登上舞台。

虽然现在我们的国际演出已经安排到两年甚至四年之后,但舞团的生存依旧严峻,比如人员的流动。舞者就相当于舞团的财产,通常舞者要磨炼三年甚至五年、六年才能在舞台上称得上优秀,但是走一个人我们就得从头再来,重新培养新人,重新排练作品。

即购买两张票实际只需支付一张费用,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北青艺评:你如何形容和描绘自己的舞蹈风格?

这可是“外服白领戏剧俱乐部”的独家福利哦!

演出宣传视频

陶冶:我用“圆”来形容自己的舞蹈,它是包罗万象的,它就是一个流动的过程。在我内心中,现代舞就是“现在怎么动”,它更应该指向的是个体的独立精神的追求。

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在此之前,陶身体剧场的艺术总监陶冶将携舞者,在10月26日14:00来到北京服装学院,为同学们带来舞团原创的“圆运动体系”展演,并将和同学们一起畅谈身体的运动与对美的表达。

不只是舞蹈,所有的艺术万变不离其宗,都在面对“怎么动”的问题,只是舞蹈更纯粹。我一直认为舞蹈是哲学,因为它的“动”提出了问题,下一个“动”又解决掉上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思辨的过程,通过这个角度看到人性当中的神性。所以艺术的指向是让我们往回看,看到我们的源起,从而也可以看到我们将来万千的可能性。

关于陶身体剧场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我觉得创作最重要的就是对生命要有痛感,要有遗憾、恐惧和慰藉。这种痛感不是对自我的消亡,也不止对人类,而是对整个生命、对所有东西的出现和逝去都抱着浓厚的情感。

TAO Dance Theater

舞团原创:圆运动体系

北青艺评:你认为来看你演出的观众都有怎样特征呢?你对你的观众人群有所期望吗?

l中国首个应邀在美国林肯中心艺术节、英国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和法国巴黎城市剧院演出的现代舞团;

北京服装学院新媒体系副教授

陶冶:其实我认为比较深刻的艺术形式是需要观众去学习进入的。我一直想呼吁,不要抱着娱乐的态度进剧场。期待浅,得到的东西也浅。经常有观众说看不懂现代舞,但是为什么要追求“懂”呢?

l美国舞蹈节(ADF)驻节艺术家;

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回到我自己的作品,我的作品对观众是有一定要求的,它没有那么友好。打比方说,观众要吃饭的话,我给的全是高养分的食物,但问题也就来了,观众一直吃会消化不了。所以有些人看到我作品中一系列重复的动作就会觉得无聊、窒息。这些内容舞者要通过半年至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可以变成身体记忆,然后在舞台上30分钟就结束了,观众怎么消化?需要进行阶梯式的梳理,需要一步步进入。

l巡回演出遍及世界五大洲,最丰富的纪录一年达21个艺术节的舞团

陶身体剧场艺术总监。出生于重庆,毕业于重庆舞蹈学校。曾在上海武警政治部文工团、上海金星舞蹈团和北京现代舞团担任舞者。23岁创立了陶身体剧场。他受东方思想启发并结合个人舞蹈风格开发首创了圆运动体系,该技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27岁受邀在世界表演艺术殿堂美国纽约林肯艺术节演出。2012年获亚洲时尚杂志《Men’s
Uno风度》颁发的“2012年亚洲十大风度人物”奖。同年,陶冶被英国Sadler’s
Wells机构评选为New Wave
Associates世界六位编舞家之一。2013年获新京报-中国时尚权力榜颁发的“年度时尚舞蹈家”时尚创造大奖,
2015年再次被新京报评为“年度新锐艺术家”。曾应邀跨界电影、戏剧、服装设计、影像等艺术形式。

曾有剧场的工作人员跟我讲,说我们演出时的观众跟其他演出很不一样,都很像搞设计的人,打扮得很有个性,我们也没有做过针对性的宣传。我们能在国际上脱颖而出,原因是观众可以从我的作品当中建立自己的一个通道,然后进入到他自己理解的世界,可能是对东方的世界,可能是对东方的身体,或者是对这个世界本身。

图片 3

陶冶的创作风格惯用重复限制的极简手法,他让舞者减掉手舞足蹈,只用脊柱律动,还减掉音乐,将身体变成移动的音响,甚至只让舞者平躺跳舞,把身体二维视觉化,而作品名称却只用数字概括。超前的观念对舞者与观众都极富挑战性,被国外媒体评价为“毫无疑问走在最前沿。”

北青艺评:希望将观众扩展得更广吗?还是觉得现代舞注定就是小众?

曾四次荣登纽约时报,其首席艺术评论家AlastairMacaulay以“戏剧性的张力……舞者对身体运动的控制和强大的驱动力……激情与能量是如此的非凡和吸引人”的高度评价来形容舞团作品。

陶冶:现代舞的生存之道有三个选择。第一,是现在特别流行的方式,制造爆款吸引更多的人。在这个流量时代这种办法其实并不难,但是来得快也会去得快,是一种透支能量的方式。

图片 4

第二,是对待小众的一个心态。中国人口有14亿之多,小众相对也是大众,你要充满希望,在这个时代你可以选择继续做自己。当你到极限的时候那个极限也在逼迫你,面对它你才知道,在你想要追寻的事物面前,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陶身体剧场由陶冶、段妮、王好创立于2008年,是一个全职的现代舞团。

第三,是专业化。现在对艺术的原创并没有体现出足够的尊重,借鉴应该要把自己的态度立场表达清楚,否则就是抄袭。我认为真正的专业是对自己的选择有担当,不只是舞蹈,在更广泛的艺术领域里面也一样。

陶身体的“数位系列”作品,至今已经创作了八部:《重3》2008、《2》2011、《4》2012、《5》2013、《6》2014、《7》2014、《8》2015
和《9》2017。编舞陶冶认为一个名字或一组词句在当代很难概括一部身体剧场作品赋予给观众所有的想象空间,反而会先入为主在观演之前就局限了作品的理解方向。而符号作为作品的意义(如数字)就在于区别打破二元性具象与抽象的两极思维方式,陶冶同时认为作品可以释放给每个人不同的诠释和想象空间,从而使作品的生命力得到更多元性的发展及延续。

北青艺评:舞团现在的演出情况怎样?国外市场这几年有什么变化?

图片 5

陶冶:在国外和国内的演出场次大约是9比1,国外9,国内1,建团以来基本都是这样的状况,最极限的时候一年13个国家、19个艺术节、40多场海外演出。这个比例不是我想要的,是市场决定的。今年我们刻意在国内多演一点,希望慢慢努力扭转这个数字比例,我理想的状态是在国内的演出能多于国外。

《4》、《5》

一般而言,国外我们只接艺术节的演出邀请,他们都是非盈利的组织,收入也很少,但是有权威性、影响力。也有很多国外的商业演出找到我们,但是我们基本不接,不是钱的问题,因为我们消耗不起。

现已开票——

几年前在国外演出,整个剧场的观众头发基本都是灰白的,从现场的反应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于剧场的依恋。记得几年前我们在阿姆斯特丹城市剧院演出,剧院外就是酒吧街,整个城市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在那里玩通宵,而一墙之隔的我们演出的剧场内虽然观众满员,观众席里却是一片灰白色的头发。当时我心里想,我的作品有那么老吗?我当然希望观众的成分是多元的,怎么感觉这里的市场好像比国内还要更惨一些似的!这两三年再到国外演出看到有一些变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走进来。

图片 6

北青艺评:未来舞团有什么计划?数位系列会继续下去吗?

演 出 时 间

陶冶:是的,数位系列会一直再往下做10、11、12……只有这样才会形成一种创作的连贯性,这样难度其实是越来越大的,但也是有意强迫自己。

2018年9月21日19:30

明年,陶身体也会往新的一些方向发展,比如可能与其他艺术机构合作创作,这对于我们来说还是第一次。另外我们有艺术教育和普及的计划,其实建团前三年我们一直在做公益性的教育,后来发现太难了,不仅要有公益心,还要有公益的能力。

2018年9月22日19:30

演 出 剧 场

中国大戏院·上海

票 价

380/280/180/100元

时 长

《4》 26分

中场休息 20分

《5》 30分

总长 76分钟

▼购票平台 ▼

“中国大戏院”微信公众平台微店

扫码/拉到文末“阅读原文”

图片 7

微店购买时请备注“外服白领戏剧俱乐部”,联系客服改价购买即可

购票咨询021-63778820

图片 8

陶 冶**艺术总监
**

出生于重庆,毕业于重庆舞蹈学校。曾在上海武警政治部文工团、上海金星舞蹈团和北京现代舞团担任舞者。23岁创立了陶身体剧场。他受东方思想启发并结合个人舞蹈风格开发首创了圆运动体系,该技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27岁受邀在世界表演艺术殿堂美国纽约林肯艺术节演出。2012年获亚洲时尚杂志《Men’s
Uno风度》颁发的“2012年亚洲十大风度人物”奖。同年,陶冶被英国Sadler’s
Wells机构评选为New Wave
Associates世界六位编舞家之一。2013年获新京报-中国时尚权力榜颁发的“年度时尚舞蹈家”时尚创造大奖,
2015年再次被新京报评为“年度新锐艺术家”。曾应邀跨界电影、戏剧、服装设计、影像等艺术形式。

陶冶的创作风格惯用重复限制的极简手法,他让舞者减掉手舞足蹈,只用脊柱律动,还减掉音乐,将身体变成移动的音响,甚至只让舞者平躺跳舞,把身体二维视觉化,而作品名称却只用数字概括。超前的观念对舞者与观众都极富挑战性,被国外媒体评价为“毫无疑问走在最前沿。”

图片 9

段 妮**排练总监**

出生于陕西西安,曾就读于陕西省艺术学校、以及由中国著名舞蹈教育家及曾广东实验现代舞团团长(创始人)杨美琦女士创办的北京舞蹈学院现代舞编导班(广东班),在校期间曾获ACC奖学金,前往美国舞蹈节学习交流。她首次将“放松技术”在国内进行系统性教学,其前沿的教学理念颠覆了国内舞者固有的身体运动观念。

先后加入上海金星舞团、英国伦敦阿库汉姆舞团、美国纽约沈伟舞蹈艺术担任舞者,2008年成为陶身体剧场创团舞者和排练总监。作为国内首位被国际舞团邀请的现代舞者,在这一系列国内外的丰富背景中,段妮用自己身体的包容性接纳了所有的理念与风格,并形成了她的身体语言和特质,兼蓄着柔软和韧性,纯粹与开放。

她曾三度随不同舞团在世界表演艺术殿堂纽约林肯中心演出,三次荣登《纽约时报》,获得“非凡强大的、令人敬畏的、控制力极强”的高度评价。

《4》、《5》作品介绍

《4》作为陶身体剧场数位系列的第三部作品,进一步发展了编舞陶冶在《重3》和《2》中对身体运动作为纯符号性创作素材的思考,在延续其简约主义的创作基础上,对动作技术的开发、身体质感的美学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索及创新。舞台上四位舞者在共同的外在空间与各自独立的内在空间之间以菱形方阵回旋游走,创造出一个在有序中不断变幻流动的视觉画面。舞者彼此相互不接触,通过圆的律动进行整齐有序的重心转换运动,内外之间的默契配合体现出的一致性像是充满磁力般而凝聚成一股强大气场,不断推演着关于能量守恒与消逝本质的极限过程。

图片 10

作品《4》之后,随着新的舞者的加入,编舞陶冶延续探索“最简单的复杂”理念,发展对身体关系的思考,并进行了《5》的创作。在这部作品中,5位舞者自始至终相互保持连接,从不分开而浑然一体,彼此之间像编绳一样,如何打结、如何解开,以连绵不断的支撑运动进行无尽的形变与行进。身体整体的交缠与堆叠又如同活动的建筑,无限展开关于空间建构与限制的不同可能。

图片 11

音乐家小河根据作品将金、木、水、火、土五个元素融入创作,从宇宙音到密咒,从巴洛克到新古典,如同视觉的交响乐,进行着变与不变的完美对照。

图片 12

编舞陶冶认为:“这是一部表达人对于事物理解感受的作品。有人在作品里看见了快乐与希望;有人则觉得压抑和绝望;我看到的是一种宇宙的规律,如天地万物,形态各异,却彼此联系,相互依存且有着共同的规律。无论我是否活着,或者人类是否灭亡,这个宇宙仍然欣欣向荣,所有的生命力都在永无止境地迸发。这就是一个规律。”

主创团队

《4》

编舞:陶冶

音乐:小河

灯光设计:马悦、陶冶

服装:李忞、陶冶、段妮

舞者:余锦鹰、黄丽、明达、国桓硕

首演:2012年7月17日波兰格但斯克舞蹈节Gdansk
Dance Festival

委约支持:波兰格但斯克舞蹈节

《5》

编舞:陶冶

音乐:小河

灯光设计:马悦、陶冶

服装:李忞、陶冶、段妮

舞者:段妮、余锦鹰、鄢煜霖、

胡静、国桓硕

首演:2013年7月3日阿姆斯特丹JulidansFestival“七月舞蹈节”

图片由陶身体剧场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