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好像好玩的事情也特别的多,几个伙伴凑一起过家家,就喜欢模仿大人们做的事,比如你卖东西东西我来买啦,比如你做吃的我来尝。记忆里最深刻的一次过家家是在姥姥家。

  童年应该在哪里开始呢,有些记不得了。只记得房屋后面的菜园子
,和我幻想中的世界。

     
回忆如一首优美的曲子,越久越是经典有味,那跳跃在五线谱上的小小音符轻轻的拨动着心弦,优美的旋律在脑海里轻柔的回放。

那时候大概6,7岁的样子,在大我一两岁的表姐的带领下,会有数不清的好玩的事情。有一年忘记是什么季节了,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像甲壳虫一样的小虫子出现,但是比甲壳虫要胖的多。至于颜色要怎么形容呢?应该是通体橘黄色吧。胖胖的,呆呆的,而它的名字更奇怪,姥姥叫它瞎碰,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昆虫百科上到底有没有这么个名字,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么个名字,是因为它们在晚上的时候会寻找灯光而飞进居民的家里吗?还是它们看不见?当时没有想过去问它们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只是觉得去捉它们特别好玩,而且捉回来姥姥会给我们做成美味。就是把它们清洗干净,放进油锅里煎炸,特别香脆。

 
 我从小便是懦弱的,不敢与人讲话,不敢独自出门,不敢接触这大千世界。所以在很小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的。那时候父母亲忙着做生意,无暇顾及我。唯一能做的,便是自己逗自己开心。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法子,幻现出很多很多的伙伴,把他们安排各自的角色中去。一切都随我的心意去做,我可以分配他们出征讨伐,也可以让他们去建设国家。而我,自然是最正义的代表,肩负着拯救世界的重任。对了,我是一个创造者,也是一个模仿者。我把那些在电视里看到的角色一一安排到我的世界里,让他们做我想做的事情。就这样,一个人也可以打发所有寂寞的时间。

每当听到(外婆的澎湖湾)这首深情地歌曲,唱到那一句“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我就会忍不住眼泪婆娑,想起我姥姥拄着拐杖在村口看见我来了,她拎着我回家,那画面永远温馨着我的回忆。

关键不是吃,而是捉的过程。表姐带着我们去姥姥门前的小树林里,拿着手电
筒在树底下找,会看见一堆一堆的瞎碰,它们不像知了猴一样会上树,就那么抱团一堆一堆的在地面上,特别的好玩,我们会把他们像捡蘑菇一样捡起来,放进事先准备好的瓶子里,用手捂住瓶口,免得它们飞出去。

   
 可记忆是奇怪的,不是么。它会按照人所想象的样子去构成。人想有什么样的记忆,时间久了,记忆本来的样子就会变了样子。在我的记忆里,童年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这一切都应该发生在那片菜园子里,春夏秋冬,都可以在里面玩耍。里面种满了蔬菜,没有一样是我喜欢吃的。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小院子,我喜欢看植物生的样子,也喜欢看他们死的样子。豆角的生是顽强的吧,它可以沿着架子一直往上长,长得比架子还要长的多。若给它一根通天的棍子,它会长到天上去么?豆角生的快,死的也快。叶子和藤一起泛黄然后干枯。那叶子放在手里一攥,就成了沫。就像从未生过似的。小葱也很顽强的,大人们把它种到土里的时候倒是躺着的。过了一晚便自己站起来了。这难道不叫神奇么。这土里到底藏了些什么?还是小葱做了些什么?这些我不曾看见,小葱与土之间的交流。

我姥姥家的村子离我家村子不到两公里,出了我家村子向西经过一条小河,经过有三条小路交叉形成的六股路,路边有几座年久失修的坟地,感觉这里有点儿恐怖,我平时绕着走。再经过几片打谷场,就看见姥姥家村子了,姥姥家村口有好几片老枣树林,枣树下长着一种发出淡淡清香的草儿,每当秋天红红的小枣密密麻麻的压颤了枝头,我就会停下脚步,爬到歪脖枣树上,坐在上面赏着秋景闻着草香,吃着甜甜的小枣特别惬意。

有一次,我们捉了好多,但是姥姥没有给我做,表姐就说我们一起做吧。我来做大厨,你们来购买。

   
大人们总喜欢吱唤小孩的,每到可以钓鱼的时候,就会吱唤我和弟弟去园子里挖蚯蚓。弟弟总是抱怨,我却不以为然。大人们才是傻透了吧,那鱼有什么好钓的。我曾经和住在乡下的舅舅一起去掉过鱼。记得舅舅当时是这么骗我的,钓鱼可好玩了,钓回来的鱼吃着可香了。我不喜欢吃鱼,香与不香与我没有干系。但它是好玩的。我们收拾好行装,我挥舞着鱼竿,就像悟空挥舞着如意金箍棒。原来钓鱼是这么好玩的事。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面,我感觉到了钓鱼所有的乐趣。被各种小虫子叮咬的我气得上窜下跳的,挥着上衣驱赶这些虫子。还会被长着刺的草割到腿。回家后还要吃这些钓上来的我最不喜欢吃的生物。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钓鱼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事。

     
姥姥家就在村口第一个胡同里,姥姥家的日子过的挺富裕,好几间宽敞的砖瓦房,宽阔的院子里收拾的干净整齐,院子里种着几棵老枣树,院子南边是用篱笆围起的精致小菜园。

于是我们就找了一个姥姥做饭用的勺子,把它放在煤球炉子上面,当做锅,再放进油,学着姥姥的样子煎炸瞎碰,当时到底是什么味道不记得了,但是记忆里特别特别的香,因为以前过家家,我们用的都是泥巴沙子之类的,但是那一次,用的道具是可以真的吃到肚子里的。

   
相比之下,挖蚯蚓就好玩的多了。用铁锹把土的表面翻过来,这样,就可以看到土地下面蠕动的蚯蚓。然后用手把露出头的蚯蚓揪出来。(是知道那到底是头还是屁股呢)就这样反复的挖,却也觉得很有乐趣。与挖蚯蚓一样有趣的便是捉蜜蜂了。与捉蜻蜓和捉蝴蝶相比,捉蜜蜂则显得很勇敢。因为蜜蜂是蜇人的。这样,我便把捉蜜蜂看做是男子汉一样的事来做。捉蜜蜂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的很,蜜蜂会落到花朵上采蜜,人则小心的靠近蜜蜂即可,蜜蜂并不难捉,如何在捉到蜜蜂之后而不被蛰到才是最难的。我就被蜜蜂蛰到过,期初有一点疼,每过多大一会儿就肿起很大的包。从那次被蛰到之后,我发现胖的蜜蜂是不蛰人的,只有瘦的蜜蜂采蛰人。我开始只捉那些胖的蜜蜂,并为之乐此不疲。后来有一天,有人告诉我,那胖的蜜蜂是苍蝇。

夏天绿树成荫,院子里幽静又温馨,在这个院子里留下我多少童年快乐的时光。

后来,树林越来越少了,公园里尽管也有树林,只是再也没有人去找过那种可以吃的小虫子。

   
这一晃,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前的天空是蓝色的,十年后的也一样。十年前的苍蝇是不蛰人的,十年后的也一样。十年前的我是什么样?十年后呢?也一样么?

     
小时候我娘带着我去姥姥家,一进村见到人,我娘就让我喊姥姥呀,姥爷呀,舅舅呀,舅妈呀,我那时候很纳闷为什么姥姥家这么多舅舅,舅妈?

   
到了姥姥家先去找小我一岁的表弟去玩耍,表弟是个阳光善良的小男孩,脸上天天带着微笑,好像永远都是那么快乐,我们一见面就你追我赶的到处跑,姥姥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在我们后面说;孩子们,慢点儿跑,不要摔到了,话语温柔满脸的慈爱的望着我们。

   
等疯跑够了安静下来以后,姥姥就给我们拿出许多好吃的零食,我们吃着零食看我表弟的漫画玩他的玩具,骑他的车子,看不够的的漫画,玩不够的玩具,就偷偷捎回家去,表弟对我这个霸道的表姐特别包容,总是让着我,一点儿也不吝啬他的东西,他的东西就像是我的一样,他不知道我是多么的贪得无厌,不光他的漫画玩具是我的,就连他跟别的小孩玩,我就不高兴,那时候我们才六,七岁,记得有一次在我姥姥的院子里跟他们村里的几个孩子玩过家家娶媳妇的游戏,在分配游戏角色上发生了争执,游戏规则是有当新媳妇的,,有当丫环的,当丫环就得端茶倒水伺候新媳妇,我和另外一个小姑娘都愿意当新媳妇,我表弟是新郎,我挣不过她,就赌气说;不玩了,我回家了,我边走边恋恋不舍的回头希望他们能挽留我,结果一不小心一下掉进了我舅妈刚打满水的大盆里,顿时变成了落汤鸡,那群孩子哄堂大笑“噢!噢!新媳妇掉水里了”当不成新媳妇了,然后那个小姑娘对我说;还是当丫环吧!新媳妇的衣服不能是湿的,没办法我只好给她们当丫环,“端茶倒水伺候她们”心情不是一般的郁闷,那样子真像电影里受气的丫环一样。

   
当时小孩子们玩的游戏都是模仿大人们做的事,模仿是孩子们的天性,记得还有一次,我找我表弟玩耍,他们村的几个男孩子喊着我表弟去玩埋人的游戏,眼看着一个被选上当“死人”的小孩被别的男孩用土和草给“活埋了”我看了怕极了,真怕他们把我给活埋了,最后可能是闷的难受了,那个小男孩从土里钻出来了,他们玩的游戏太危险太可怕了。

 
有时候玩够了,也显显勤跟大人去地里干干农活,记得有一次我和我表弟跟我大表姐一起去刨萝卜,我和我表弟一人拿一个小镐头,学着大人的样子刨萝卜
一镐头下去最少刨断两根萝卜,看我们这样,我大表姐就特别“温柔的对我俩说;你俩“滚一边玩去”,我俩就知趣的放下镐头在田地里四处游荡,捉捉蚂蚱,摘摘花,挖挖田鼠,总不会闲着,有一次我们在田地里玩,我看到表弟表情惊愕的望着远方,他说,姐!姐!你看那边有一条“小龙”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条头上长着犄角的“小龙”摇头摆尾的爬行着 
听大人说,龙是下雨的神仙,看见神仙就得敬,我跟我表弟一商量,赶紧跪下向那条“龙”嗑了三个头,嗑完头,我们忍不住好奇心走近看看“小龙”
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蛇在吞食青蛙,已经吞下大半个身子就剩两条腿在外面了,真像两只犄角,听大人说青蛙是吃害虫的,应该保护青蛙,我跟我表弟决定救这只青蛙,三下五除二我们把蛇打死了,把青蛙从蛇嘴里扯出来,青蛙已经死了,我们遗憾的把青蛙埋葬了。

 
在姥姥家玩到很晚也不想回去,就睡在姥姥家,到了夜里吃了晚饭突然又想回家,大表姐就吓唬我说;晚上不能回家,六股路那里坟地里有“小鬼打灯笼赶集”我一听小鬼赶集一定很热闹,又吵闹着要去看小鬼赶集,姥姥哄我,也不听,最后姥爷说,我给你讲孙猴子和猪八戒的故事,我最爱听姥爷讲故事了,姥爷讲故事的声音和风格特别像收音机里单田芳说书一样,他讲到“孙悟空在山洞里,洞里有一棵仙桃树,他吃了七十二个桃子,就有了七十二种变化……,童年时在姥姥家有多少个夜晚都是听着姥爷的故事进入梦乡的,梦里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调皮可爱的孙猴子飞到树上去摘桃子,那梦都是甜的美的快乐的。

   
人生短短几十载,酸甜苦辣,有很多的回忆,有痛苦的有快乐的,尽量把痛苦的回忆掩埋深藏,把快乐的回忆时不时的翻出来看看,这样感觉人生是美的,那些痛苦的回忆,让它成为一点儿调味剂,吃过了苦中苦,才能感觉甜的甜这样的人生才有滋有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