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一个民族的语言艺术,反映的是一国男女的精神世界,想象力,智慧。文学的主要工具是语言和文字。尤其文字,它能定格思想。现在科技发达了,科大讯飞的语言工具已经傻瓜化,带着一个语言盒子可以走遍世界无障碍。

昨天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在ⅩⅩ单位做过领导。这个单位大几百人。闲扯起来,我突然想起这个单位有认识的一位女作家。说出名字了,朋友淡笑了几声。他说你们惯熟?我说还可以,早年她是文学青年,后来连续发表了不少中短篇小说,很有才华的女作家了,在省内文学圈也是小有名气的。朋友也是挺直爽的。他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在我们单位,好多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呢。啊,我吃了一惊。立刻心里想哭。因为朋友面对的洒家,也多少是个文学老朽了。这个话茬扯断了。

一说狗日的,肯定是粗俗,农耕糙文化。但这话不是胡说的产品,咱也是引经据典的,话有出处。

也发现周围的好多男女,借助手机,可以解决许多问题。包括通信联系,根本不须写字,语音说几句,电脑变成文字了。因此,许多人不会提笔写字了,写十来行的短信文字,错别字一大堆。手机现在最火,视频类,如抖音之类,好玩,不像弄文字枯燥,看图说话,娱乐性极强。

我的想象力飞到自己身上,自以为高尚高贵的文学人,在别人的眼里是神经病。也是的,做文学,以前是爬格子,现在盯着电脑发呆的,确实是特立独行,神经兮兮的样子,和别人格格不入。这个社会,大家都在削尖脑袋钻营,机关的干方百计争权夺利,弄个一官半职才有存在价值。社会上夾包的经理随处都是,都使尽浑身的解数捞钱赚钞票。这才是正常的人呢。

狗日的文学,是陜西籍著名作家路遥的语录。

胡说也做一个科幻试想,人类的毁灭大概从抖音就启步了。将来动脑子,思想,复杂的劳动都交给计算机办理,机器人将比人聪明,而且还更有想象力,有智慧,有比人更科幻的科幻。机器人哪天不开心了,和地球开个玩笑,人类就彻底牺牲了。

不由得心里想哭。文学人在世人的眼中是如此的评价。另类是什么,就是不正常。可怜的文学,更可怜注入情怀的文学人。我也如梦方醒。平时总认为别人戳着指头说我,还美不滋的得意,是夸奖我的这份执着和文釆。原来人家的意思,也怀疑咱的这种举动,归到精神失常者的行列。

路遥的名字,恐怕现在社会上逐渐进入江湖主流的80后,90后们是陌生的。路遥的作品,年长些的或许有模糊的记忆,如《平凡的世界》《人生》等。

为什么人类要走向毁灭,因为人一旦走向造物主设计的反面,不想吃苦受难,不想付出代价取得,文学也娘希匹的完蛋了,养一群贪图享受的动物干什么?

现在网上码字的人更属于可怜人。我也是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自从蹭上了自媒体,手就痒的闲不下来。人有了欢喜的心,就会犯贱。就像无端一对男女起了爱心,怎么吃苦受辱献殷勤,也是挺开心。爱上了码字,也是娱乐消费自己。捎带弄点儿思想是必然,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又说不出的话,爬在手机屏上,享受着一吐为快的兴奋。

记得路遥,是因为我看过人生改编的电影。故事也简单,一个叫高加林的农村后生,有了文化后,进城还是回乡,村里有爱他的女娃,城里又有中意他的姑娘,很烦很纠结很难下砝码。没有重彩浓墨,淡淡的写意画,定格了一个社会变革阶段的人脸。文学这个玩意儿,和绘画和建筑艺术不同,人家是画皮留骨的,文学是钻进肚皮里切脉络,找神经,把时代的骨髓和血相留住了,也即准确表现了时代横断面。这就是文学的价值所在吧。

说的玄乎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有胸有脑的自己想去。反正全民闹钞票,科技速度日行千里,把文化扔到一边做了娱乐游戏,真不知道人要活成一个什么样子。

文学的作用以前是放大了评价的,寓教育为娱乐,记载历史的横断面。就是通常给人们讲故事,把正儿八经的生活和想法记下来。把走过的路记住,把明天的好梦记录在文字上。

路遥的才华横溢,可惜他英年早逝。1949年生,1992年就因病归西了。在中国文学界,他走的有点过于仓促,不然一定可以成为巨匠。现在文坛上号称巨星闪烁,阿猫阿狗只要讨人乖巧的叫几声,有插翎子的捧几下,巨星的商标就可以沾上。于是就能有了名片上写不完的衔头,出场费也有了明码。

说到正题。全国又在大跃进文旅了。文化旅游,目标很明确,也是为了产业化,弄钱,造血,养活人。有什么错呢,政府给百姓着想,吃饭是天大的亊。于是就大把的烧钱,许多人跟风注册,有脸没脸的都要搞文旅。呵。

曾几何时,文学家,作家都很值钱。玩弄思想的人,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草根人应明白这两句话,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是管人的,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

路遥没赶上好时光,如果他活到今天,一定不会骂出狗日的文学。他走了后的20多年的世界,是他梦不来的风景。他若活到现在,估摸着有两种结果,一是更加深沉,当年笔耕的辛苦,呕心沥血才让它短命。今天的故事,上心的作家得把肠子肚子挖出来祭笔。也许能写出惊天动地的力作。还有种可能,路遥或许彻底抛弃了狗日的文学,在作协的写字楼里弄到一张很大的班台,有衔有车有秘书,笔墨生金,坐台就有出场费。他有条件啊,陜西的大作家其次,关健他在50年前还住过梁家河的窑洞,和大大彻夜倾心相谈过的,那是不一般的情分啊。

最近,连续接触了多个国企的、民营的投资公司老总,都活在了云梦山云雾山,迷失了方向。都愁着寻找好项目。可现实又如此的残酷。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怎么文旅产业投资这么效果差。

几十年前,这两句话被全国人民批判过。当时的口号是,卑贱者最聪明。工人叔叔农民伯伯警察大爷,社会的辈份,街头都这么排队。臭文人呢,根本是狗肉上不了席面,垫底的货色。烧书活埋读书人,从秦始皇汉武帝就开始,留几个捉笔的御用书吏足够。有思想的文人,也的确讨厌,老给一统的江山燕舞縈歌添杂音。人啊,最受含金量的打击,就是让你爬在地下,布鞋、胶鞋、皮鞋等踏上一万脚以上,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是目的。臭文人历经多劫,何止踏过一万脚。还实在是灭种难。

少年才华毕露,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活40岁的路遥太惋惜了。功不能尽使,力不能尽用。做文学是熬心的事,笔下流出的不是黑字,是感受了社会现实后,加了心血炖出来的情感和精神。你看中外历史上的大文豪,俄国写《当代英雄》的莱蒙托夫,还有我国唐朝不逊于李白杜甫,号称诗鬼的李贺。都是少年才气闪耀,声闻大地,可怜都是活了27个华年都撒手人寰。所以,聪明人千万不要做文学,上了这条道的不是一根筋,就是神经病。若有这份心力,股市上弄钱,或者弄个干部,上好的日子过。

不差都不行。主要是什么原因,胡说的判断是,文学都快咽气了,文化灵魂都快饿死了,广大人民群众没有了想象力,去的地方没人讲出美好的故事,水泥钢筋铸上一批高大上的人和物,外加豪华的游乐设施,呵呵。娱乐产业大发扬了。

玩弄思想的人,在革命的时代尤其不吃香,臭老九嘛。臭老九的概念是哪来的?是元代各阶层排座次的顺序,一官,二吏,三僧九儒,十丐,知识分子排第九位。那时候的儒和现在的知识分子不一样,估计是专指嚼文咬字,穿素袍子读诗吟句的酸文人吧。那些袍子上绣着禽兽的儒是官吏。文学人其实脑子好的,不是没有出路。跟上官爷鹦鹉学舌,颂谁骂谁随听使唤,也能吃香喝辣的,或许也可戴上顶带花翎,坐在朝椅上体面的捞雪花银子。

狗日的,这是句骂人话。可在山西陜西等北方省份,在村街在家户,这句话是常挂嘴边的,不一定非是恶毒的攻击,多是不如意的发泄。

文学咽了气,壳子就是娛乐了。文化是什么玩意儿?全民都乐呵呵游呀逛呀,精神没了。

臭老九也有过短暂的好日子。在改革开放初期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上世纪80年代,百花齐放,思想要解放,头脑需灌浆。杂志报纸满天飞。工资也才5、60块,弄思想的,臭老九写几篇稿子,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弄个作家、诗人玩玩,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后来分化了。文学的老九走了邪道。所谓科技的老九们,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GDP),地位也就越来越高。直至现在科技创新,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消费,吃国家补贴。这批臭老九活的顺风顺水。没有研究成果也是概率,糟蹋多少理所当然。

路遥的原版,狗日的文学这句话,据传是源于他的文学作品获奖。作品在北京被评了大奖,按说是应该高兴的跳起来的,他只高兴了几分钟,马上眉头皱起了。原因是,一分钱还难倒英雄汉,去北京一个来回,汽车火车还有旅馆费,好大的一笔钱呢。路遥愁坏了。最后还是同胞兄弟给他帮助了几千块。在临上火车的时候,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憋出一句,狗日的文学。是的,麻烦的根源就是喜欢了这种又恨又爱的码字营生。

文旅产业没有文化、文学的灵魂支撑,打出来的必然是一张张烂牌无疑。

写文弄字的文学人可怜了。

文学这种东西,太入戏了伤神伤心。作家为什么是神圣的名号,胡说以为这个名号是仅次于佛爷和菩萨的。佛菩萨自己艰苦修行,读懂了世界,后来把自己也搞明白,觉悟了以后就普渡苍生,用心来启发大众,减少挫折,减少灾难。作家呢,做的是灵魂加工的活儿,挖苦心思的呼吸现实的气味,把这些灰白的生活还要加料做菜,讨好的编成一段段故事,给俗世男女做出一道道文化餐,让人们透过迷雾看到现实的本质,把美好和正能濡化到人的心间,把历史定格在一面。辛苦吧,狗日的文学。

没有文学会是什么?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都到了不缺吃喝的年代。怎么算可怜?人家闯江湖风声水起的是,喝了汾酒喝茅台,大酒店出来歌楼玩。文学人呢,我的一位文友能代表,只能买些散酒泡枸杞子壮阳气,然后攒了精神播弄些逗自己开心的四六句耍。

作家,概念细掰开说,就是创作是专业,发现是本分事。这种行道的残酷性就在于和别的职业不同。一种事业的深化成功,就在于一根触须的坚持,咬定青山不放松,坚韧必有成就。作家不是。作家是天然的操闲心,像海里的水母一样,长着无数根的触须,扫描全方位的动静,与己关系的事,不相干的风吹草动都走在心里。外界一丝一缕的情感,自己憋在那里会掰扯成千丝万缕。然后写成诗,编织成故事,给作画编舞留下想象,再弄成哭笑哀乐的戏剧让人们欣赏。所以文化对人来说,是逃不脱的熏染。吃饱喝足的,肚皮欠缺的都得去文化。文化呢,得先有文学加工了灵魂,然后再披上戏剧,绘画,书法,舞蹈,音乐等外衣,现在时髦了,动漫,游戏,呵,掉到地上,大众共享。娱乐死了,是你自己的责任,电影局文化局蛋的过失找不着。人类演化的各种艺术,说来说去,文学肯定是艺术之母。作家的角色,和丑陋的老母亲一样,孩子一个个长的漂亮俏俊,自己却辛苦的老迈。你看古往今来,遇到讨厌文化的皇帝,从秦皇到清祖,首杀的就是码字的作家。遇到歌舞升平发财的年代,作家是鸡身上的肋骨。所以,路遥为什么说狗日的文学,大概是发泄存了好久的郁闷。亲爱的路先生咋死的,他是肝硬化肝腹水,一直心里不痛快,把人间的戏变成自家的戏,陷进泥沼里出不来,呜呼哀哉了。哼,狗日的文学确实害人不浅。

就像没有了堂吉珂德,人们会忘记了马德里这个城市是哪国的。没有了果戈里,托尔斯泰等,俄罗斯的形象会贬值,没有了历史皇帝的故事,紫禁城不过是一座宏大的老院子。如果没有了上帝,全世界的尖顶教堂,就是座座模样雷同的砖瓦建筑物。没了佛菩萨的内容,你到古刹对着泥塑磕头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社会什么最值钱,钞票。发财不是最要紧的,对文学人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关健是没钱。没钱就会遇到一系列生活难题,买房子,买车子,娃上学园丁要的是钞票,病了要看白衣天使。寸步难行的时候,你才明白文学其实狗屎不如。不行试试,你跑到乞丐扎堆的地方,给他们吟诗弄句的话,他们会拿打狗棍儿轰跑你,因为你的收入不如丐帮普通员工讨的多。

好在改革开放了,怀旧文学,伤痕文学,热闹了多少年,一下子又被互联网捏住了麻穴。码字的杂志、报纸突然变成没多少人带见的丑小鸭。谁还顾得上思想,游戏足够耗时间,全社会的男女都忙着发财挣钱腐败。除了作协那些个老码字匠关起门来自娱自乐,作家成了最不称钱的浑号。谁要再靠码字去养家糊口,方便面必须是家常便饭。有了视频,有了随手的自媒体,厕所也可以编出喷饭的段子,要作家何用?会逗人笑的,长两条好大腿就巨星了。狗日的文学,路遥真有先见之明。心脏跳动就好,温柔躯壳了,灵魂有没有真无所谓,只要眼晴是雪亮的,走在路上别错过掉在地上的金子。

文学,这些壳子里装的就是文学。

文学笃定是弄不下去了?

作家,文学,狗日的骚动越来越少了。谁敢说文化沙漠了?可是闹艺术的越来越多了。书法家,歌唱家,画家,舞蹈家等,大师遍地走,专家教授多如狗。这些快乐艺术好啊,开心鸡汤,可以设计金银杯子玩奖场,可以复古跪礼收虔徒,多好玩儿啊。码字的傻子廖若晨星。况且,码了谁看呀。码字的事情是掏心挖魂的,经常把藏在骨子里的肮脏抖擞出来,给美丽的世界扒出粪来,尽是制造烦恼的多不好。想码也行,你看现在诗人满天飞,风花雪月,圣贤赞歌,或者跳进林妹妹葬花的河里,或者爬进皇家皇妃的坟墓堆中考古,学习人家二月河。呵呵,狗日的文学。

人类生产力的持续发展,都是以思想的一次大解放为前置。欧洲十七、八世纪的工业革命,首先是伟大的文艺复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这么大的建设成就,最应感谢的也是真理标准大讨论,以及相应的文学艺术大繁荣。人的内在动力和热情释放了,社会生产力自然进化的快。

笔者自小就是文学爱好者。不到十岁的年龄就啃水浒,看三国。心里非常敬拜这些讲故事的人。他们把平淡的事情串成人物命运,描写出吸引人的生死男女,点化成动人的故事,真了不起。

文学,狗日的,虽然它是千秋万代的东西,虽然它说起来是民族的气,民族的魂,可它弄不来鸡的屁,它似乎和每个人家过的好不好沒任何毛关系。我们有的是世界顶尖的高楼大厦,有足够宽的大马路。

且不说文化,文学已是奄奄一息。

那时候买本书很贵。每家的日子过的紧巴巴。到图书馆借书还找不到门路。在城市的繁华地带,马路人行道上有小人书地摊,就是64开本的连环画故事册子。小地摊很红火,百多十本子摆在那里,周围有若干小板凳供阅读者坐。每本借读费2分钱,还经常是满座。每到周日或放学后的空余时间,我就跑去泡时间看书。人们的衣食虽没有现在充足,电视手机还是魔幻的未来。可是有文学相伴,头脑里充满了古今中外的故事,感觉人生真的是色彩斑斓。有了这么多作家,文学人,人类的精神烹调的有滋有味。心想着自己也快长大。语文是最喜欢的学科。野心在体内悄悄地膨胀,能成为一个文学人,将来也能写出好的文字,成为有追随者阅读群的作家,一直是少年藏在心头的梦想。

或许也有一天,我们也会突然意识到,狗日的文学,也许就是山寨壳子里的软件。那个忽视了的中国芯,要比高大的骨头架子重要的多。

现在网上线下码字的人属于可怜人。笔者如此。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自从蹭上了自媒体,手就痒的闲不下来。人有了欢喜的心,就会犯贱。爱上了码字,也是娱乐工具了。捎带弄点儿思想,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说不出的话,爬在手机屏上,有一吐为快的兴奋。

一眨眼就成了中老年人。这几十年,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壮观的时代变迁。国家从贫困中摆脱出来,吃穿都不成问题,而且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敢于在军事和经济上与美国抗衡的强国。我的国厉害是有目共睹。看看周围吃瓜群众的兴奋劲头,最是反映一国的细胞基因。左邻右邻的眼睛都是红的,所有的人都盯着闪光的金子,心里不约而同的做着同一个梦想赚钱,发财。

狗日的文学,你是什么命呢?

文学的作用就是给人们讲故事,把正儿八经的想法记下来。把当下记住,把明天的好梦记录了下来。或者编成诗歌,小说,戏剧等,制作出需要的精神食粮。

赚钱发财是所有人的欲。有了钱就可以实现梦想,可以过好日子,可以周游列国,钱就是人的胆量。钱是什么,是凝聚的劳动。生活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也不是人生最终的目的。人极高品质的标致,是灵魂的高贵。人活着最高的质量,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自由飞翔。这些东西又好像和钞票没有太紧密的联系。

曾几何时,文学家,作家都很值钱。玩弄思想的人,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草根人明白这两句话,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管人,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

地球人都知道,比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是文化。文化是什么,就是灵魂里流淌的血液。文学呢,是文化血液中最精华的东西。

臭老九,在改革开放后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上世纪80年代,百花齐放,有战国时代诸子争鸣的活跃气氛。思想要解放,头脑需灌浆,杂志报纸满天飞。工资也才5、60块,弄思想的臭老九写几篇稿子,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弄个作家、诗人玩玩,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

推算下来,文学人干的是加工灵魂的活儿,应当是属于高贵的那种。呵呵,只能再扯到开头说的那段闲话了,文学人自己美的一朵花,别人眼里是豆腐渣。你自视清高以为凌驾在云端上受宠,而乡亲们的眼中,你是个神经病。

后来分化了,所谓科技的老九们,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GDP),地位也就越来越高。直至现在科技创新,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走到趋势点上,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国家补贴。这批人活的顺风顺水。有没成果无所谓,反正是搞经济,糟践多少也合理。

我的国在经济的轨道上高速前进,另一面,各种媒体和说话的管道都大声惊呼,这个社会的人活的不对了,缺德的行业太多了,缺德的男女太多了,道德要走向崩溃了。毛病的源头在哪里,当然都知道,是良心的坏了坏了,是人壳子里缺了灵魂这个东西。关健是缺了文化。于是,最近几年,文化这个字眼空前的烫手。越讲越虚化,四六句子,段子口号满天飞。利用文化这个高贵的口号做蝇营狗苟的事情,在文化的招牌下捞油水纵欲。真可谓丑态百出,烂戏频频。

文学人可就惨了。国家不给花这份闲钱,资本家更是趋利的动物了。

都活在手机里,兴奋在抖音里,没有人耐住性质做认真的阅读,没有人挖空心思做痛苦的思考。普天之下,老的小的从早到晚开心快乐,玩的高兴。灵魂也不需要多少高级营养,有吃有喝,活的简单,也挺好。

这个社会什么最值钱,钞票。发财不是最要紧的,钱也不是最重要的,关健是没钱。没钱就会遇到一系列生活难题,买房子,买车子,娃上学,病了应对白衣天使。

所以文学,文学人有没有根本不影响历史的进程。在一般人的眼里沦落成神经病也情有可原。因为,政府不喜欢你,你创造不来鸡的屁,别妄想吃财政补贴。说思想最值钱,那是逗你欢喜。和说天堂好一个味道,没人当回事。老百姓不喜欢文学人,因为你带不来任何油水。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世界观明确告诉你,实力决定一切,有钱就是硬道理。文化呢,很重要,有它十五,无它二八,不影响食欲,也不影响活相。古人很傻,说文化人的高境界是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或者启蒙社会码良心教化文字。有用吗?我们的这个社会现实是比高分,比官大,比钱多。

寸步难行的时候,你才明白文学其实狗屎不如。不行试试,你跑到乞丐扎堆的地方,给他们吟诗弄句的话,他们会拿打狗棍儿戏弄你,嘲笑诗人是神经病。自古文人多寒酸,尤其今天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流氓婊子有钱,照样体面的风光。清贫文人,没有寒酸,只有更寒酸。

所以,文学人说你神经病不委屈,哪儿凉快去哪儿玩去吧。文学人搞清楚,可怜是你的宿命。倘若你要执着,一根筋的情怀,就要耐的住寂寞,守的住贫穷。如果要活成正常人,不被别人看成神经病,赶紧与所谓的文学文字切割了,业余时间到麻将摊去,歌厅去,或者到湖畔伸胳膊弄腿也行。

因为思想不值钱,文化不值钱。

有了灵魂的人,你反而活的痛楚多,不信试试。

文学到底是怎么了。笃定是弄不下去了?

笔者自小就是文学爱好者。啃水浒,看三国,中国的外国的思想家,作家,心里非常敬拜这些讲故事的人。他们把平淡的事情串成人物命运,描写出吸引人的动人故事,一串串故事变成文化信息,一代又一代溶化到世间男女的血液中,久而久之成了历史文化,地方文化,民族文化。这些东西谁也知道,它是一方土地最宝贵的财富。金银财宝变成灰,而这些文学却是不朽的遗传。

文学正被当今社会抛弃,剩下几个玩弄风花雪月的闲客当茶水喝了。

没有文化文学的文旅产业,试问能做出花吗?

我们在省城这个制高点俯瞰全省。

前几天,与一帮本省文坛的大V聚会。席间听到议论,说代表本省最高水准的XX文学,订阅量不足一千。还有相应的几本文学文艺刊物,发行量都少的可怜。如果没有政府给些补贴,这些个编辑部都得关门大吉。

是什么原因呢,大致有几个。一是互联网的冲击,传统印刷读物没人看了。二是没市场了,写的东西烂,关心文学的人不多了。互联网呢,是老板的平台,早就让经济股评人发财,暴发户讲座,国内外玄乎事儿,情色视频,明星绯闻等分割占领完毕。干净的文学只挤占一丁点儿份额。

文学这只丑鸭子,人们不再待见她了。

价值决定价格。

多年前,有这样一种现象。当我们上学,或者就业或调换新的单位时,总要填一份人事表格。表格其中有自我介绍的特长一栏。就是让你自述有什么本亊和长项。在这一栏中,好多人不约而同的填上了文学爱好。为什么呢,这是很体面的,表示自己经常看书,阅读文学当然属于有文化了。文化人当然招人喜欢了。

现在呢?特长栏里很少人写文学了,写的大都是计算机,唱歌,跳舞等。实用嘛。码字又创不了效益。阅读更和利润无关。

这也就累积成了民族阅读数据,以色列人均每年看书六十四本,匈牙利六十三本。国人看几本。

文学文艺人活的寒酸,但民间还是有一帮不离不弃的情怀男女。去年,有热心的朋友,召集了20位男女,到他的文艺沙龙小聚漫谈。这些男女都有自媒体小平台。在谈到个人收益这一块,大家都觉得脸红。如果专业做解决吃饭的营生活儿,恐怕连方便面也泡不起。

这边是文学的奄奄一息,那边是文旅产业的大干快上,鲜明的反差。硬件可以成千万成亿的去烧,烧砸了,烂尾了也不要紧,只当交了学费。而对文化文学的培育,政府没有看见或没当回事。觉得弄这些笔墨的,这些吃饱饭码字的,那些个愤青弄思想的,纯粹是酸文人的游戏。现实也是,写书法的,绘画的,唱歌跳舞的真不少,大家都当这些个是文化了,而且大师满地走,名家多如狗。声色犬马,游戏的热闹。

对金钱,权力的崇拜,对文学文艺的蔑视,斗鸡斗狗热闹,沉淀读书败兴。整个社会文化不浮躁不行。

文化旅游的根本目的,不是给山水穿衣的,不是给闲人找亊的,它应是一个民族一个地方的文化自信,是主客到这些地方,与灵魂的探索和对话。

禁不住就想到了,假如文学咽了气,文旅能兴旺?

相关文章